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专访陆川:我真没说过拍《九层妖塔2》

[日期:2016-10-04] 来源:网易娱乐  作者:szcgw [字体: ]

undefined

 

 

 

网易娱乐专稿10月4日报道(文/伏蓉 图、视频/黄胜春) 在经历了《九层妖塔》带来的种种争议之后,陆川依然继续坚持着自己对于不同题材的探索与尝试,又在不久前为观众悄悄奉上了与迪士尼合作的动物纪录片《我们诞生在中国》。该片记录了大熊猫、雪豹、金丝猴3个中国珍稀野生动物的成长与生命轮回,整个摄制组花了一年半时间,深入卧龙、神农架、可可西里、三江源、盐城等多个自然保护区跟拍野生动物。电影上映后,获得票房六千多万,陆川坦言, 对于排片上不去有点遗憾,“没有让更多的孩子在电影院看到这部电影。”

在这部电影拍摄期间,陆川也迎来了自己的儿子“小葫芦”的诞生,双重的“诞生”也给他带来了更多的灵感。陆川笑称,孩子的出生让这部电影的后期特别漫长,“每天度日如年。”他认为将来自己会是给孩子树规矩的人, 并表示不会规定孩子将来一定要做电影,全看他喜欢什么。“如果他愿意踢足球、打篮球我也挺高兴的,或者搞体育什么的我也挺高兴的。”

在接受网易娱乐采访时,陆川还特地澄清,自己从来没有说过要拍《九层妖塔2》,系外界误传。他透露自己接下来确实要拍一部科幻类型电影,但不是《鬼吹灯》系列,“是另外一个故事。”

《在中国》没有更多排片很遗憾 小众电影没必要追求大众式狂欢

网易娱乐:陆导,先来聊聊您最新的作品,纪录片《我们诞生在中国》,最后的票房是6000多万,这个成绩您满意吗?

陆川:你说6000多万,如果按照故事片来评价的话,肯定不满意。但是如果按照纪录片,好像又应该满意。但是这些都是对于我做这个来说可能都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很想知道有多少孩子,有多少家长能够带孩子看到这个电影。

这个电影在宣发上感觉力度有点弱了,都是靠口口相传,排片从一开始的百分之一点几,然后一直是百分之一点几,扛了这么长时间。所以我挺遗憾的,没有更多的孩子能够在影院里看到这部电影。因为我们确实是花了很大的心思,想做一个在影院里能够声画效果俱佳的一部电影。

网易娱乐:排片上您会有一些努力吗?

陆川:其实作为这样一部电影,它算是一个新类型,我觉得用我感受到的院线的经理们,大家对这个电影还是蛮支持的,到现在为止还有很多院线,很多影院在坚持着为这个电影在排片。所以我会觉得我没什么可抱怨的,这个电影其实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

我只是觉得,我们在去宣传这样的电影的时候,可能应该更有信心一些,在发行这个电影的时候,可能应该更有信心一些,应该更坚信这个电影的力量,能够为它去争取到更大的一个排片的空间,可能结果会比现在要好很多。

网易娱乐:从您最早的电影《可可西里》,一直到这部片,您觉得您个人无论是个人体验还是导演技巧上,有哪些成长的地方?

陆川:每部电影其实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而且我比较倾向于去尝试不同的题材,去尝试不同的类型,对于学习的要求就更多。可能有一个东西一直没变,就是我希望在制作上是过关的。那么在画面、在声音、在剪辑,在制作上,在技术上,我希望要对得起观众。在故事上,我也希望能够越讲越好。

网易娱乐:很多人觉得小众电影的春天来了,您同意吗?

陆川:我不知道小众的这条线画在哪儿,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反正我会觉得,好电影一定有人看。

刚才你提到一个小众电影,当你已经觉得自己小众电影的时候,其实可能就应该坚信一点,就是你既然做的是小众电影,就不怕有人看没人看,我是这个态度。如果说你开始做的时候已经就说自己是小众电影了,那就坚定的去捍卫一个小众电影的尊严,不要再去抱怨什么。确实有很多探索电影,一开始自己就知道未来的命运就是一个小众,所以他保持的这个姿态,跟他创作的姿态,就是他的营销、宣发的姿态,他对自己电影自信,是跟他的创作姿态保持高度一致的,我就是小众。

我觉得这个并不是一个值得羞耻的事情,因为所有实验的、先锋的电影,它的命运一定是只是被少部分狂热热爱艺术的观影的粉丝去接纳和欣赏的,去读解。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追求一个大众式的那种消费,或者大众式的狂欢,不用在那样一个一个游戏场里面去找到存在的感觉。我觉得应该保持一个自信。

今年暑期档票房回落是健康调整 从没说过拍《九层妖塔2》

网易娱乐:今年暑期档的票房其实也不如去年,你怎么看票房回落现象?

陆川:我觉得这是一个理性的回落。没有一辆跑车可以一直加速,一直加速一定是车毁人亡。这个行业已经高速增长了很多年了,我觉得该进入一个理性的盘整的阶段。如果再不进行盘整,我觉得这个行业可能会出问题。

因为你的数字的泡沫越做越大,你没有一个好的优质的影片,一群非常优秀的、优质的影片去支撑这个数字,那么这个数字,这个票房实际上就是对市场过度的一个开采,是对这个市场信用,对观众信用的一个过度开采。那么你一定会在明年或者后年得到负面的回报。

所以我觉得现在出现这样一个回落,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一次调整,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一个调整。它是个理性的一个放缓。

网易娱乐:您接下来有什么样的电影计划?

陆川:接下来还是想做点别的东西。他们说你是不是要拍一个《打靶归来》(笑),我希望就是每一部电影都不重复自己,做电影的乐趣就在这儿。所以我希望观众能够,不管看到我什么电影,希望能够了解我的这个心态,能够宽容。

网易娱乐:有什么已经在开始?

陆川:在筹备,但是现在说可能还太早。

网易娱乐:之前大家说的《九层妖塔2》还会拍吗?

陆川:我应该不是,那个是媒体说的,我自己真的没有说要拍《九层妖塔2》。

网易娱乐:您没说?

陆川:对。我在这儿也借网易的这个能够澄清一下,会拍一部可能科幻类的电影,但是应该不是某一部电影的续集。但是可能会有一以贯之的一个梦想,就是我把那个梦能做得更大。

网易娱乐:还是《鬼吹灯》系列?

陆川:肯定不是了,肯定不是《鬼吹灯》系列。

网易娱乐: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陆川:是另外一个故事。

对付儿子比较“贼” 不要求他一定要做电影

网易娱乐:您儿子也是在拍《我们诞生在中国》期间出生的,这会不会对您的拍摄注入一些新的灵感?

陆川:反正就让我这个后期变得很漫长,因为就不能够回去看他。迪斯尼他们的习惯是在英国做后期,我一直跟迪斯尼的领导说,其实在中国,在北京,所有的后期公司都有,什么样的设备都有,真的可以在北京做。但是他们因为在英国可以得到一个退税的政策,所以后期都要在英国做。我作为导演,得长期住在英国。

说实话,这要是没结婚有孩子,那还是件快乐的事情,因为我觉得英国也是个不错的很美的地方,而且伦敦也是一个大都市,文化的熔炉,你能够看到很多的戏剧和电影。但是有了孩子之后,你会觉得这些东西都变得索然无味,一心就想回到北京,能够陪儿子。

所以真的,孩子出生给我的第一大的强烈的感觉就是这个后期特别漫长,每天度日如年。我觉得可能确实真的是命运吧,这部电影叫《我们诞生在中国》,自己又有了孩子,所以就会有种种的自我相关的这种情感,有很多的灵感确实来自于这次新生命的诞生。

网易娱乐:您平时会怎么跟孩子互动?陪伴他的时间多吗?

陆川:我很惭愧,跟他(在一起时间)太少了。但是我比较贼,我会抓紧一切时间讨好他,要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如他吃东西,只要我能喂我一定要喂他,因为他吃饭特别积极,嘴张得特别大,跟老虎似的,啊呜那样吃。我每次都先不喂他,我说叫爸爸,不叫爸爸就不喂。他就爸、爸,就这样,就非常努力的,为了换一口吃的,就叫我一声爸爸。

网易娱乐:也挺有招儿的。您是严父还是慈父?

陆川:现在才十个月,没法儿严肃。

网易娱乐:应该是疼孩子的那种。

陆川:我觉得我将来肯定得是成为给他树规矩的那个人,因为我看出来了,我们现在这个事儿已经大事不妙了,我爸我妈还有胡蝶的父母,我觉得真的隔代亲这个太可怕了,宠的无以复加。再加上我要孩子又晚,所以这四个老人对孩子简直了就是。

所以将来可能我和我太太都必须得给孩子树规矩,否则就无法无天了可能要。当然我们心里很爱他。

网易娱乐:您也是电影世家,会想要以后小孩也走这条路吗?

 

 

陆川:他干什么都行。我想起了当年我爸说的一句话,因为当年我跟我爸说我想做电影,他就没管我,他给我送到军校去了。我很多年以后问他,我说为什么你不帮我?他说做这行没有才华会很痛苦,他说我并不知道你有没有才华。

我觉得还是看孩子自己吧。他要喜欢,你给他扔到那个山里边他也会爬出来。他要不喜欢,你就给他直接放在这个圈里,他会有一身毛病。其实我看他现在手大脚大的,如果他愿意踢足球、打篮球我也挺高兴的,或者搞体育什么的我也挺高兴的。

我不会说一定要让他去弹钢琴或者什么,我不会让他特受累,就让他自然地生长。

本文地址:http://www.08268.netshow.aspx?id=274&cid=9,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szcgw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